暴力强拆继信访已逾一年 蒲江至今未处理
问政对象:成都市 提问时间:2014-12-24 网友: 刘蒂信

       黑夜暴力强拆继信访已逾一年、蒲江官方至今未依法处理 
   
   我家位于四川省成都市蒲江县鹤山镇河东路26号,国有土地使用权626.7平方米、房屋306.9平方米。在2013年12月7日凌晨1点左右被不法分子暴力强拆;我多次向省市县多部门信访反映后,蒲江官方做出了六个“误拆”回复,而六个回复内容自相矛盾。
   既然蒲江官方回复中多次提及:“鉴于2006年4月县政府已将您房屋所在土地及周边集体土地确权为国有土地,且该宗地位于城市规划区内”...为何在我家被暴力强拆后上级部门来蒲调查却做出了“其土地使用权确定为集体土地使用权,不适用国有土地上房屋拆迁补偿政策,应按照农村集体土地征地拆迁政策进行补偿安置。”的结论?且又“2014年5月19日,省信访局《关于刘蒂信、代培茹信访事项办理情况报告》经黄彦蓉副省长签批,同意结案。”(2014年10月蒲江县房管局回复成都市长信箱流水号:214101200065信访件等)
   既然是权属为国有土地,且位于城市规划区内,有偿取得土地使用权、并向政府缴纳了土地管理费,属于旧城改造项目的房屋。如是公共利益需要征收,依法应遵照国务院590号令履行法定征收程序(参照成蒲铁路)、依法不低于市场价终结;如是商业模式的旧城改造,适应政策应为模拟拆迁,市场运作。蒲江县旧城改造办公室单方面出具的评估询价为成本价(询价单注明:仅采用了成本法评估询价),与国务院590号令规定的“不低于市场价”相抵触;也完全忽视了城市国有土地使用价值。
    蒲江县房管局多次所称“但你及家人至今仍要求以400万元来补偿”一事,我们从未提及。以及房管局多次所称:“每平方米高达5923元,远高于我县商品房价格(约3900元/?)”…所提及的我县商品房价格完全忽略了容积率决定房地产价格的事实,为何未采用容积率为0.49的居家独院的市场价作为参数?蒲江县拆迁工作人员最后一次(2014年8月)仍坚持以该评估询价作为终结价(该询价有效期至2014年月5月16日),与国务院590号令和川府发(2014 )15号文相抵触。
   我们多次诉求为:遵照宪法和国务院590号令依法、公平、公正终结。同地段已签约终结的塑料厂宿舍为参数,以市场模式计价。实物置换为第一诉求(区位、面积、条件接近的房屋),或实物与货币结合。
  2014年5月和2014年8月19日四川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央巡视组将信访件转交蒲江办理后,蒲江县房管局书面(信受字(2014)9817号)告知我:将在2014年11月12日前作出处理意见。但蒲江官方此后从未与我接触,更未依法处理。
  黑夜暴力强拆继信访已逾一年。以属地职责而论,蒲江官方理应依法、公平、公正、妥善处理。      

        此致
                            受害人:刘蒂信   
                           身份证号码:510131193502250012                                                              
                           电话:13982022311   13908091355                                                                                                   
                           现临时住址:鹤山镇东街32号                                                      
                           2022311   13908091355                                                                                                 街32号                                   2014年12月24日


 


 


 


 

回复:

蒲江县房管局关于
“刘蒂信信访事项”问题回复


您好:
您反映的“暴力强拆继信访已逾一年 蒲江至今未处理”一事,经调查核实,现就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一、基本情况
刘蒂信、代培茹的房屋位于鹤山镇河东路26号,该处房屋系1983年4月购买鹤山镇城东村3队公房所得。1983年7月,向鹤山镇人民政府缴纳土地管理费1186.88元;1990年2月,向城关地区房管所缴纳买卖房屋手续费300元、书证费3元,向县财政局缴纳契税600元、工本费0.3元。1991年11月,县国土局颁发集体土地使用证:蒲集建(鹤)字第857号,证载面积573.9㎡;1992年1月,县建委颁发村镇房屋所有权证:蒲鹤权字第733号,证载面积123.1㎡ ;1992年3月,经县国土局批准,同意占用其宗地内荒坪120㎡,修建临时养殖场,使用期3年。后经实测,其房屋总面积为306.9㎡(超证载面积部分属超使用期限未拆除的临时建筑和自行搭建面积),土地使用权面积为626.67㎡。

二、调查情况
2014年2月,省住建厅两次派员到我县调查,查阅了相关资料认定,刘蒂信、代培茹夫妇1983年购买的房屋,根据国土、建设部门登记发证情况,其土地使用权确定为集体土地使用权,不适用国有土地上房屋拆迁补偿政策,应按照农村集体土地征地拆迁政策进行补偿安置。


三、项目情况
2010年,按照县委、县政府马漕滩片区开发建设的安排部署,为加强该片区基础设施建设,根据县发改局《关于县城马漕滩片区水环境综合配套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立项批复》(蒲发改〔2010〕65号),由四川省蒲江兴城投资有限公司对该片区进行勘察设计、场地平整、管线搬迁、道路、管网、雨污、交安设施、河滨景观打造等。为迅速推动该片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业主以协商方式启动了区域内征地拆迁工作,刘蒂信、代培茹的房屋属项目征地拆迁范围。


四、拆迁情况
2011年,参照我县国有土地上房屋拆迁政策,拆迁工作组对刘蒂信、代培茹的房屋作价补偿约110万元,经多次协商,因其要价过高,未达成补偿协议。2013年,为保证道路、电力设施建设的顺利实施,加强征地拆迁工作的政策指导和把关,应拆迁工作组要求,县房管局委托重庆同诚房地产土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其房屋进行询价,并经本人同意,进行了房屋现场勘验。本着有利于被拆迁人的原则,根据两年来我县房地产市场变化情况,评估公司出具了询价报告,房地产询价结果为125.83万元,县房管局参照我县国有土地上征收政策计算,其房屋货币化补偿总金额约181.79万元,后经拆迁工作组多次与刘蒂信、代培茹及家人进行协商,最终因其要价过高(600-800万元),仍未达成补偿协议。因刘蒂信房屋未拆迁,造成部分基础设施建设无法实施,严重影响了整个片区环境整治和相关建设工作。

五、房屋拆除情况
2013年12月7日2时许,我县鹤山派出所接到刘蒂信次子刘锜报案称,其全家位于鹤山镇河东路26号的房屋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拆除。后经鹤山派出所调查,该事件系成都天佑福成拆迁公司工作失误造成,在没有拆迁工作组人员指界的情况下,误将刘蒂信、代培茹夫妇房屋当作另一处待拆房屋进行了拆除,事发前刘蒂信及其家人已没在该处房屋中居住。事发后,公司派员主动到派出所说明情况,并表示愿意赔偿刘蒂信室内财产损失。2014年1月15日、17日,鹤山派出所两次召集当事双方进行了调解,最终双方就室内财产损失赔偿达成了一致意见并签字确认,成都天佑福成拆迁公司赔偿刘蒂信、代培茹夫妇室内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失费共计17.5万元。
2014年4月,省国土资源厅派员到我县调查,若按农村集体土地征地拆迁政策,刘蒂信房屋按地上附着物补偿为24.87万元。鉴于2006年4月县政府已将刘蒂信房屋所在土地及周边集体土地确权为国有土地,且该宗地位于城市规划区内,县房管局在向刘蒂信及家人宣讲省住建厅调查结论的同时,拆迁工作组从尊重历史、面对现实、有利于维护信访人利益、促进妥善化解信访问题的角度,仍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拆迁政策,以181.79万元的补偿额与刘蒂信及家人协商,补偿额折合每平方米高达5923元,远高于我县商品房价格(约3900元/㎡),但信访人刘蒂信及家人至今仍要求以400万元来补偿,目前尚未达成一致意见。
根据以上调查情况,县政府决定由县国土局牵头,鹤山镇政府协助,继续深入细致的做好刘蒂信及家人的政策宣传解释和思想疏导工作,力争达成补偿协议。2014年5月19日,省信访局《关于刘蒂信、代培茹信访事项办理情况报告》经黄彦蓉副省长签批,同意结案。



蒲江县房管局
2014年12月30日 


我要评论
记者调查 更多>>
水体治理,岂能随意投放外来物种?

成都白鹭湾湿地公园拟投放例如食蚊鱼、清道夫鱼等外来水生动植物种,以达到水体治理的目的。

每月简报 更多>>
12月月报:追问被欠工资时隔一年终获解决

2014年11月底被拖欠工资1.9万元。经多种途径反映后仍有1万余元未收到。

本网报道 更多>>
一周问政:县城摩托飙车扰民 交管大队将定点设卡严查

    12月10日至12月16日,四川在线“问政四川”刊发网友问政50条,收到相关回复15份。交通安全、居民用水用电等是热点问题。